心语疏通应用于负压吸宫术的临床观察

  • A+
所属分类:

目的:通过心语疏通了解受术者在负压吸宫术中的不良情绪和疼痛情况。方法:将97例自愿负压吸宫术的孕妇随机分为观察组(心语疏通)49例,对照组(常规负压吸宫术)48例。对两组焦虑值及恐惧程度、疼痛程度及发生人工流产综合征(RAAS)情况进行比较。结果:两组焦虑值及恐惧程度、疼痛程度及RAAS有显著性差异。观察组术后30min受术者焦虑值及恐惧程度均低于对照组有显著差异性(P<0.01),疼痛程度及RAAS发生率观察组低于对照组,有显著性差异(P<0.05)。结论:心语疏通应用于负压吸宫术能减轻受术者对手术的焦虑、恐惧、紧张等不良情绪,减少术中疼痛及RAAS发生,是一种安全、有效、符合医学模式的人工流产方法。 心语疏通; 负压吸宫术; 不良情绪;疼痛

心语疏通是玛丽斯特普国际组织(MSI)使用的一个术语,以描写在服务对象接受简单的计划生育手术过程中通过心理上和支持性的手段,帮助对象克服忧虑、不适和痛苦,而这些手段不存在类似药物镇痛、止痛的使用限制和危险性。负压吸宫术是将妊娠10周内的胚胎或胎儿用吸管深入宫腔以负压吸出体外;负压吸宫术是目前国内外应用最多的人工流产方法[1]。由于受术者普遍存在紧张、焦虑、担忧、害怕的心理,不能很好地配合手术,有些受术者甚至出现烦躁不安、大声呼喊、身体乱动,使医生无法将手术进行下去,不得不中途终止手术;如果医生强行继续进行手术有可能造成手术并发症。因此本着以人为本,优质服务的服务理念,在实际工作中根据服务对象不同,时期不同的心理状态,应用不同的心理疗法,做好相应的心理护理,并把玛丽斯特普国际组织推崇的服务新理念-心语疏通应用于实际工作中,取得了良好的实际效果。现报告如下: 1对象与方法 1.2方法:心语疏通由同一组医护人员实施,所有负压吸宫术均由同一医师操作。对照组术前常规询问病史、知情交待、告知术中、术后注意事项,安排好手术体位,并分别于术前30min及术后30min进行焦虑自评量表(SAS)及视觉模拟量尺(VAS)的评定各一次。观察组于术前30min进行上述评定后开始实施心语疏通,负压吸宫术后30min再评定一次,比较两组结果。 1.3心语疏通:①术前医生与观察组受术者及家人围绕受术者病史面对面交谈,医生以真诚的微笑,热情平和的语言回答受术者及家属的提问,真实、地介绍手术室的环境、医师的技术、手术的过程、手术时间,配合医生手术的要点,并诚恳友好的希望受术者在手术过程中与医生配合,并说明配合的重要性;示范简单的呼吸练习,告知在手术过程中感到疼痛时就可以使用,让受术者感到他们有疼痛的控制能力。②术中:在受术者未进入手术室之前将器械盘准备好,并覆盖着、直到手术医生准备实施操作。受术者进入手术室后,由护士陪护,给受术者擦汗,安抚手脚,也可一直握着受术者的手,不断地以友好的语调与她攀谈,同时鼓励和指导她缓慢地呼吸(用鼻吸气,嘴呼气)放松自己,以分散她的注意力,术时尽量不发出器械摆放的碰击声,避免一切不良刺激,做到操作轻柔、细致,并密切观察受术者情况,若受术者过分注意手术的疼痛,告诉她手术的进展,让她缓慢地吸气与呼气,必要时暂停操作,使用呼吸技巧,重新作好克服疼痛的心理准备,告诉受术者积极主动参与镇痛过程,痛觉可以极大地降低,操作可进行得快速顺利、鼓励受术者坚持下去,并不断地肯定受术者配合得很好,很坚强,手术马上结束。③术后:感谢受术者很好的配合,陪护受术者到休息室休息。 1.5疼痛程度标准:按世界卫生组织标准将疼痛分为4级:0级无痛:术中表情自如,腰腹酸胀,稍感不适,合作;I级轻痛:腰腹酸胀可忍受,微汗或出汗,很合作;II级中度疼痛:明显腰腹酸痛、伴无汗、呼吸急促、仍可忍受,欠合作;III级重度疼痛:强烈腰腹酸胀,不能忍受,表情痛苦,不合作。 1.7随访:术后次日进行电话随访,了解受术者整个手术过程及服务模式的大概感受及满意度。 2 结果 2.1一般情况:两组对象年龄、孕龄、孕次比较无显著性差异(P>0.05),具有可比性。见表1 。 2.3疼痛程度及发生RAAS情况:观察组感觉无痛和轻度痛 者明显高于对照组,而中度痛和重度痛明显低于对照组,两组疼痛分级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观察组RAAS发生率低于对照组,两组比较有统计学意义(P<0.05)。 2.4随访满意度: 对照组受术者普遍认为负压吸宫术很痛苦,对于手术充满恐惧、紧张、焦虑的心理,心里满意者占61.5%;观察组受术者认为术前心理非常紧张、恐惧和不安,经过心语疏通干预后,紧张、恐惧心理明显减轻,有安全感,心里也比较踏实,能顺利进行手术,对这种服务模式感到满意占90.6%。 3讨论 米索前列醇具有较好的软化扩张宫颈的作用[5],但受术者仍需经历手术及术中的疼痛。医护人员以心语疏通的服务模式,让受术者在接受简单的计划生育手术过程中,通过心理上支持性的手段帮助受术者克服忧虑、不适和痛苦,即以受术者为中心的非药物方法控制疼痛和止痛,而这些手段不存在类似药物镇痛、止痛的使用限制和危险。Stinshoff等观察了男性和女性在接受侵入性医学操作时,男性更多地从药物减痛中获益,而女性更多地从减痛解优中获益[6],由此可见,以女性为主要服务对象的计划生育手术,应该非常适合心语疏通。 观察组在术前开始进行心语疏通,即通过交谈、沟通,应用各种技巧,了解受术者的有关信息,通过心理干预消除凝虑和陌生紧张、焦虑情绪,同时术前对受术者进行松弛训练与指导,对增强受术者自信心和心理控制力产生积极的作用。在术中进一步对不同受术者进行不同的心理疏导后,观察组受术者焦虑值及恐惧程度明显低于对照组,中度疼痛和重度疼痛人数也明显少于对照组。证明实施心语疏通,增强了受术者的勇气和信心,减轻以至消除了对手术的恐惧、紧张、焦虑的情绪,同时还有一定的减痛作用,由于受术者精神紧张、疼痛,对于手术刺激的反应性增强,引发迷走神经过度兴奋,从而导致术中或术后发生RAAS,而有效的心理疏导、行为干预可调整受术者的心理环境,减轻心理负担,提高疼痛阈,提高手术效果,减少并发症的发生,观察组通过心理疏通RAAS的发生率明显低于对照组,使受术者的痛苦得到减轻,同时也大大提高了手术质量。 [2]汪向东 ,王希林 ,马弘 。心理卫生评定量表手册表。心理杂志,1999,13(增刊):196-197 [3]Watanabe S , Kogama K.Visual analogue pain scale with the convenient dingitizer.Anesthesiology,1989,71(3):481 [4]王淑贞主编。福常客理论与时间。第2版。上海:上海科技出版社。 [5]余江,张进,宋岩。米索前列醇在妇科临床的应用。中华妇科杂志,1998,33(1):55。 [6]Stinshoff VT, lang EV,Berbaum KS, et al.Effect of sex and gender on drug seeking behaviour during invasive medical procedures. Acad Radiol,2004,11(4):390-397

  •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心语疏通应用于负压吸宫术的临床观察,由 发表。
  • 转载请注明:/